火爆社区污向日葵

徐蝶自然是不认识平白的,她皱起眉看了平白一眼:“你又是什么东西?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平白跟在傅沉寒身边多年,谁不尊敬三分,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趾高气昂高高在上的,他倒是好脾气,也没有生气,元亭已经沉下脸:“你能不能闭嘴?!”

“你就知道帮着别人欺负我!”徐蝶泫然欲泣。

但是元亭却丝毫没有怜惜之心,并没有安慰她,而是垂下眉眼对平白道:“平副官,抱歉。”

平白不在意的样子:“没事。”顿了顿,才道:“这位是……您的女朋友?”

姜咻:“噗——”

不得不说,平副官一本正经嘲讽人的样子,真是很欠打啊。

“不是。”元亭脸色有些冷淡:“今天的事情,我改天登门向姜小姐请罪……”

“别啊。”姜咻说:“我这个人一向是喜欢有仇当场就报的,而且元上校你是徐小姐的监护人吗?”

“……当然不是。”

姜咻道:“那不就得了,你又不是她的监护人,道歉用得上你?我就要她给我道歉。“

徐蝶怒道:“你别得寸进尺!”

中传新晋校花可爱唯美走红

姜咻说:“我的爱好就是得寸进尺。”

徐蝶气的不行,“元亭!”

元亭道:“道歉。”

徐蝶咬住牙:“你让我给她道歉?!你怕她做什么?难道说还怕她跟曲桐告状,让你难办!?”

“你……”

“挺热闹。”男人慢条斯理的推门进来,可能是刚从军部离开,身上还穿了一身制服,军绿的颜色衬的他皮肤更加冷白,一双腿被黑色的军靴裹住,衬的笔挺锋利,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他戴了黑色皮手套的手上还拿了一个……兔子形状的棉花糖。

傅沉寒旁若无人般的走到姜咻旁边坐下,将手上的棉花糖递给她:“可爱吗?”

小兔子虽然是棉花糖做的,但是憨态可掬,姜咻很喜欢,嗷呜一口就咬掉了兔子耳朵:“喜欢!”

“……”殷绯看着那缺了一角的兔子耳朵,忍不住一阵肉痛。

姜松音从姜咻怀里抬起头,看着傅沉寒:“为什么你给妈妈买了,但是我没有?”

“问得好。”傅沉寒散漫的说:“堂堂男子汉,竟然喜欢喜欢这种娘们唧唧的东西。”

姜松音:“……”

姜松音说:“我不喜欢。”

“既然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给你买?浪费东西是可耻的。”傅沉寒说。

姜松音:“……”我竟然觉得很有道理。

“你怎么来了?”姜咻假装没有看见傅沉寒欺负自己儿子,问。

傅沉寒道:“结束会议的时候听说你在这边,本来想等你出来,不过看见人家卖棉花糖的了,就给你拿进来了,你们这是……茶话会?”

姜咻说:“正好遇见了徐小姐,徐小姐豪爽,让我开价让包厢,我开了价她却反悔不给钱了,还在这里骂街,找了外援。”

外援元亭:“……”

徐蝶鼻子都要气歪了:“你怎么不说说你要了多少钱!!”

傅沉寒淡淡问:“她要了多少?”

徐蝶怒道:“五个亿!她竟然敢要五个亿!”

傅沉寒慢悠悠的喝了口姜咻的拿铁,道:“这么少?”

徐蝶:“?!!”

众人:“……”

五个亿,这么少?感情您家有金矿呢?

殷绯想了想,没准寒爷家里还真有金矿啊。

徐蝶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你们合起伙儿来耍我是不是?!一个破包厢值五个亿?!”

“你想从她手上拿东西,她的东西当然是贵的。”傅沉寒理所当然的道,而后抬眸看了眼元亭:“元上校,你家这位,实在不怎么懂事。”

“是。”元亭抿着唇角:“我会教训她。”

“你们……”徐蝶这回真的气哭了:“元亭你还是不是男人!你可是上校!你在他们面前伏小做低的算什么?!”

“你也知道我是上校。”元亭面无表情的道:“那你该明白,他们是你惹不起的人。”

徐蝶愣了愣,是啊。

刚刚她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现在再想想,元亭是元家人,自己也是有军衔在身的,他为什么在这些人面前低声下气?

她呆呆的道:“他们……他们是……”

平白笑了笑,道:“元上校不是说了么,是您惹不起的人。”

姜咻一戳一戳的已经把兔子的两只耳朵都吃光了,抬眸看向徐蝶:“徐小姐,我可是一直在等着你给我道歉呢,要是不道歉,也行,把五个亿给我,唔……要是现在没有这么多,打欠条也行啊。”

殷绯:“噗嗤。”神他妈的打欠条。

徐蝶这辈子也还不上五个亿啊。

徐蝶捏紧了拳头,不甘心的看向了元亭,元亭一脸漠然,并不关心,她深吸了口气,最终还是逼着自己低头了:“……对不起。”

姜咻倒是也没有为难人家,而是淡淡道:“徐小姐,人在做,天在看啊。”

徐蝶猛然抬头,有些惊恐的看向姜咻。

姜咻却只是笑了笑,好像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不会的……她不会知道的,只是见了一面,她怎么就会知道?徐蝶安慰着自己,憋屈的道:“我知道了。”

姜咻赶苍蝇一般:“行了,你走吧。”

徐蝶瞪了元亭一眼,丢脸的带着自己的小姐妹离开了。

元亭轻轻地叹口气:“让各位见笑了。”

姜咻道:“没人笑话你,只是觉得元上校你可悲罢了。”她说完像是厌烦了似的,淡淡道:“徐小姐还在等你,元上校慢走。”

这就是送客了。

元亭离开了。

傅沉寒道:“你跟他过不去做什么?”

姜咻道:“就是看不惯这种渣男。”

傅沉寒:“你说渣男就渣男,看我做什么?”

姜咻:“要是有一天你背叛我,我就……”她眯起眼睛想了想:“把你扎成一只刺猬。”

“那多浪费你的针,”傅沉寒说:“如果有那一天,你给我一枪多痛快?”

众人:“……”

寒爷果真是寒爷,对自己都这么狠的吗。

傅沉寒又笑了:“不过不会有那么一天。”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