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是一个红嘴唇的app

“等等,我能先插个嘴吗?”

白嵚雲举手道。

“不能。”林北辰直接拒绝,道:“听我这个队长说就好了。”

还有一句话,林北辰没说。

你也不具备那功能啊。

“我接下来,要说一个惊天大秘密,其实我父战天侯林近南,之所以能够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战无不胜,除了强绝的个人实力,如渊的战斗智慧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掌握着一种近乎于逆天的秘术,名为‘嫁衣神功’,可以将自己的力量,部分分享给身边的少数几名战友……”

林北辰努力组织着语言,尽量把这种在他的眼中非常惊世骇俗的能力,编造的有模有样像那么回事一点。

“这我知道。”

米如烟忍不住插嘴道:“传闻各大帝国军中,有类似的秘术,名目繁多,有叫通玄术,有叫连绳秘术,还有叫做填油大阵术,是可以在几个人之间,短时间之内共享力量,是一种介乎于阵法和战阵之间的秘术,但对于施术者的修为和默契程度,要求极高……”

呃……

林北辰:(O_O)?

沃特法克?

气质温婉美女面若腮红半扎头发林间撑伞写真图片

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这种功法?

那我还费尽心机解释什么?

就听米如烟继续道:“不过,嫁衣神功这个名字,倒是从未听过。”

林北辰心说,这本来就是古龙大大的独创,你要听过才怪呢。

“可能是家父独创吧,”林北辰强颜欢笑,道:“嫁衣神功对于施术者的要求,就没有那么高了,我正好掌握了一部分残篇,现在施展一下,你们可以感受一下自己的力量变化……”

说着,他就将四个人的信号,部都连接在了WIFI信号上。

瞬间,四人齐齐都呻吟了一声。

……

……

“此事,我们三人亲眼所见,绝对无误。”

东方战信誓旦旦地道:“林北辰差点儿被淹死在海中,喝了大量海水,还是被岳红香救出来的”

暮雨村也道:“我们也暗中偷录了留影石画面,曹学长看一下就知道了。”

说着,取出一个留影石。

其中的画面,正是林北辰落水,被救出之后,如死狗一样呕吐的画面。

曹破天原本将信将疑,看到这画面,才完相信了。

“没想到,林北辰的弱点,竟然是怕海水。”

他有点儿难以置信地道:“这可真的是没有想到……呵呵,算他倒霉,偏偏赶上了海战,哈哈哈,命不好,不怪别人。”郑硕道:“曹学长,我们完可以利用他的这个弱点,设置一个战术,到时候,一定能够让林北辰一败涂地,而且操作的好,还可以借刀杀人,彻底为您除掉这个眼中钉。”

郑硕在这次的天骄争霸战中,表现只能算是中间层次偏上,能够入选曹破天的站队,对于他来说,绝对是意外之喜。

因此他急于讨好曹破天,直接就对林北辰起了杀心。

曹破天点点头,没有明说什么。

他取出一瓶酒,又摆开四个碗,将碧绿色犹如翡翠一般的美酒,倒在了眼前的四个碗中。

一抹奇异的幽香,漂浮在空气中。

东方战闻了一口酒香,顿觉体内的玄气,好似是雄浑了一分,顿时眼睛一亮,已经猜到了什么。

片刻。

林毅匆匆赶来。

“曹兄。”

林毅拱拱手,道:“家里事已经办妥,之前耽误了一点时间,实在是抱歉。”

曹破天对林毅,极为看重。

毕竟是五人小队中,仅次于他的高手。

此人如果识趣,日后倒是可以留他在我的身边,当一个剑童,带他去白云城,也不是不可以。

心中想着,曹破天笑道:“无妨,四位,明日一战,关系重大,我没有其他的话要说,且先共饮一杯酒,预祝我们旗开得胜。”

说着,端起酒杯。

林毅四人也端起酒杯,仰头饮下。

下一瞬间,就觉得这酒水入喉,化作奇异清凉的能量,融入到了四肢百骸,然后又变得炙热了起来,仿佛是体内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一样,血气沸腾,玄气亦有膨胀之势。

这是?

四人一惊之后,瞬间大喜。

增强修为的酒?

便是短时间增强,也是宝贝啊。

曹破天不愧是白云城的弟子,能够拿出这样的东西,这一次能够加入他的战队,实在是万幸。

“能够追随曹学长一战,必定是我一生之荣耀。”

郑硕已经迫不及待地表忠心,道:“明日一战,愿为曹学长效死力,日后曹学长若有用得着的地方,亦会毫不推辞。”

东方战道:“哈哈,想想今日林北辰的狼狈之状,呵呵,他已经是冢中枯骨。”

暮雨村道:“明日我们必胜,林北辰身边就只有一个米如烟,剩余三人,不过是土鸡瓦狗。”

林毅亦是倨傲一笑,道:“明日林北辰将品尝到背叛我林家的痛苦。”

曹破天淡淡地笑道:“我们战队,本来就是梦幻组合,哈哈,我这里还有一部剑法,名为五星璇,正好是五人合击之术,今夜我们就在这里,饮酒练剑,不醉不归。”

四人一听还可以喝到刚才那翡翠琼浆,顿时也都大喜。

……

……

海船上。

“哈哈哈,明日我们必胜。”

白嵚雲双手挥舞大宝剑,仰天狂笑。

“这嫁衣神功,实在是太神奇了,竟然令我瞬间就可以达到二星武师级修为,简直恐怖。”

岳红香一脸的震惊。

韩不负拼命压制体内的狂喜,道:“明日我们必胜。”

米如烟也如做梦一般,道:“从未听说过,军中的通玄术、填油法等秘术,能够有如此效果,我的修为可以稳定在三级武师境……林学长,令尊的‘嫁衣神功’当真是有神鬼莫测的威能,仅是残篇,就有如此修为,令人震骇。”

林北辰嘿嘿一笑,道:“所以我才说,我们晓组织战队的征途,是星辰大海,那些目光短视之辈,不加入我的战队,自以为高明,其实……呵呵呵,明日的夺旗战,我们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夺冠,我还有诸多手段,未曾施展,到时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嘿嘿!”

啥玩意?

又变成晓组织战队了?

这名字变化也太快了吧。

不过,四人都已经完认同了林北辰的话。

有这‘嫁衣神功’在手,明日之战绝对悬念不大。

就算是碰上曹破天的梦之队,也绝对可以正面硬刚,将其击溃。

林北辰给了他们巨大的信心。

就在几人继续适应WIFI热点威能的时候,远处一艘小船,破浪而来。

那小船只是一个小舢板,不到一米宽,不足三米长。

这种小船只适合内河,很少出海,一遇风浪,就会被打翻。

但此时,只见一个三十多岁风韵犹存的美妇,站在船山。

黑发飞扬,白裙飘摆。

宛如仙女下凡一样。

而且也未见她用船桨,只是静静地站着,那小舢板就像是装了电动马达一样,如离弦之箭一般,破浪而来。

卧槽?

划船不用桨靠浪?

林北辰被惊艳到了。

“好像是冲着我们来的。”

韩不负低声道。

话音未落。

小舢板已经到了大船跟前。

———

还有一更。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