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草影院最新地址发布页入口

细雪轻飘飘地下着,像柳絮一般。

师染瞧了瞧雪,瞧了瞧行人两可的清幽街道,瞧了瞧身旁的男人,不由得想起在学宫的日子里,看到的那些书里美好意境的句子。她在心里想,或许,做个人也是一种很不错的体验。

血脉完美后的师染再也从外表上看不出任何不同于人的区别来。她的气质、气息、容貌与身形,都是十足美丽的人之所有。她也更深层次地理解到,为何对于现在的天下而言,人的体型最接近于道感。或许,真的如传言那般,为这座天下制定规则的是一个人。

“在想什么?”叶抚问。不带着好奇,更像是随意的聊天。

这种态度让师染感到亲切。

“我在想,你变成云兽是什么样?”师染回答。

“挺奇特的想法。云兽之间的审美,大抵是我不能理解的。你觉得我是好看呢,还是一般呢?”叶抚问。

师染眯起眼,“就没有丑陋的选项吗?”

“这可太伤人了。”叶抚嬉笑一声。

“要真就事论事地说,你的容貌在云兽里,很一般。”师染没照顾叶抚的面子。

叶抚笑了笑,“那倒是,跟人均俊男美女的你们比起来,我就真是不值一提了。”

“虽然世人常说云兽化形后很美,但云兽反而不在意这个。大概是观念不同吧,云兽更在意的是气息与道感。”师染说。她看向叶抚,认真说:“你的气息就是云兽最喜欢的。”

清纯大眼刘海美女静谧午后浪漫写真

“哦?哪样的气息?”

“千般变化,万种可能。”

“很有深意啊。”

师染笑道,“过些日子,你跟我去玉清大云林逛一圈就知道了。你招待了我,我也总得招待招待你。”

“一定会去的。”

“这么说着,短时间内是去不了咯?”师染也并不遗憾,她清楚,叶抚说了会去,就一定会去的。对他们而言,寿命都是没有实际意义的东西,并无法影响到这些事情。

“或许吧。不过,过段时间,我有个学生会去你的地盘下面——”

师染打断叶抚,“这你可得说清楚具体是哪儿,毕竟整个天空都是我的地盘。”

叶抚看着师染,笑着摇摇头,“那好吧,就你那云林底下。”

“哦——”师染打趣道,“是想让我招待招待你的学生吗?”

“那倒不必。”

“我又不吃人的。”

“我持怀疑态度。”

师染转过头,“没你这么来的。”

“说点正经的。”叶抚说,“那时候,你要是觉得待在行宫里无聊,就去跟她待一段时间。”

师染想了想,不由得皱起眉,“你应该不会做无意义的事。这般是为何?为我?还是为你的学生?”

“你会从她那里找到你想要的东西。”

“我想要什么?”师染反问叶抚。

“你知道你想要什么。”

“那你为什么知道?”

叶抚看着师染说:“因为你想让我知道,所以我才能知道。”

师染沉默了一会儿,“你这人很奇怪。”接着,她又笑道:“不过我喜欢。”

“不过——”

师染打断叶抚,摊着手说,“你不会想在这儿拒绝我吧。那没必要啊,建议你随便找一本古籍,看看关于云兽的介绍。”

先发制人,是师染喜欢用的套路。

叶抚无奈笑了笑,也不多说什么。

两人走着走着,穿过几条巷子,便到了这小城里唯一的火锅店——李记火锅。

虽说大幕是开启了,有不少的砍树人进城,但按照规定,他们并不会影响普通人的生活,所以黑石城里的节奏同以往一般无二。李记火锅店亦是如此,生意并未因为时间而渐渐惨淡,反而因为火锅的存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黑石城里不少人的口味需求,原本喜好清淡偏甜的黑石城人,渐渐向着麻辣鲜香口味转变了。

恰好是饭点时间,店里生意不错。李四招了一些员工,现在基本不会出来招待人了,安安心心做起了老板和主厨,收拾好一整天的料底后,就一门心思地研究起了火锅。对他而言,火锅可是门学问。

师染无意自己被打扰,所以,常人便看不到她的真实容貌,也就不会引来别人的目光。她和叶抚进了店后,也就并未改变这里什么。只不过有几个眼熟叶抚的人,瞧着城里唯一的一位先生回来后,都上来乐呵呵地打招呼。黑石城人不好读书与学问,但对叶抚这个谦逊礼貌的先生还是有好感的。

在二楼的李四,一个懒腰间,忽地听到楼下食客纷杂的谈话中冒出了一个“叶抚”,瞬间来了精神,心里一突,纸笔都来不及收拾,腾腾地开了门,将楼板踩得踏踏上,风风火火地下楼来,然后一眼瞧着跟几人聊天说话的叶抚。这近一年未见叶抚,今儿个一下子见到了,李四满心感动,扬着声音,大胯步,边走边喊:“叶先生,回来啦。”

叶抚转头看去,笑答:“想念李老板的火锅,就回来了。”

“紧着,叶先生,到二楼,我给你专门备了间火锅房。”李四着实是开心,脸上的皱纹都挤在了一起,“我又改善了一下口味,想让你尝尝鲜,品鉴品鉴。”

叶抚笑着点头,“那麻烦李老板多备一张椅子。我还有一位朋友。”

李四听着,这才发下叶抚旁边还跟着个女人。他看去,见女人相貌平平,瞧不出个什么来,不由得想,叶先生身边的朋友应该不会是普通人才对,多半是自己本事不够,瞧不出高深来。他乐呵呵道,“好嘞,你们先上楼,我去厨房准备一下。”接着,他喊了个小二,将叶抚二人带上楼。

楼上,单独的火锅房里。叶抚和师染各自落座。

师染眼神里有着一丝好奇。她先口说,“我有些意外。”

“什么意外?”

“先前我以为火锅是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灵植,没想到,真的就只是食物啊。还有,这家店里,除了那老板,似乎都是普通人,即便是那老板,也只是曾经不是普通人。”师染好奇地看着叶抚,“没想到,你能和这么多普通人相处得融洽。”

“撇开一些,我其实也是普通人。”叶抚淡然说,“天上有天上的好,人间有人间的美。”

师染若有所思,“或许,我和一些人只是站得高,本身并不高。”

“不必这样想。不同的人,不同的生活。存在着,一直持续着,总归是被世界所接受的。喜欢与否,才决定着你的选择。”

“你喜欢这样的生活吗?”

“挺喜欢的。”

师染点点头,目光游离,不知在想些什么。她偏过头,向着窗外看去,细雪依旧,行人依旧,置身于这方小城里,没来由得感觉自己有些渺小。她曾踏足天下每一个地方,曾离开这座天下,前往更远的星空,也曾涉足天下的背面,但那些辽阔无垠的地方都不曾让她感到自己的渺小,却唯独在这小城里,在这火锅房里,有那么一丝渺小感。

大概,这就是人生吧。

李四为叶抚精心准备的火锅,陆陆续续地上来了,从料底到食材,从辅料到主料。

师染看着满桌子的食材,嗅着味道十分刺激独特的香味儿,不由得想起自己上一次吃世俗烟火饭,还是在学宫里的时候。那时候她跟着同级的一个小伙伴偷偷把至圣先师养的一条鱼抓来烤吃了。想着学宫,想着那条鱼,想着那个小伙伴,师染有些出神。

直到叶抚为她调好料放在她面前,才回过神来。

“在想什么?”

“想起了以前的事。”师染情绪并不高,她拿起筷子,在面前的底料碗里翻了翻,然后说:“挺香的。”接着,她看向面前红彤彤,各种香料翻滚的锅里,“第一次见到这种吃法。”

叶抚烫了一片嫩牛肉,放进师染碗里,“匀一匀,然后尝尝。”

师染照着叶抚所说,将还流淌着红油汤汁的牛肉匀了匀,然后问:“该怎么吃?”

“普通地吃就行了,不必多讲究。”

师染点头,将牛肉放进嘴里。牛肉入嘴的瞬间,来自香料的香气率先填满舌头,随后进入鼻子,上下味感一下子铺满,她眼睛不由得张了张,开始咀嚼,紧随其后的是刺激的辣,隶属于肉感的刺激从舌头开始,向着整个口腔蔓延,短暂地盖住对香味的感受。师染的眼睛睁得更大,她几乎本能以为自己受到了攻击,想要抵御,但是叶抚的笑脸让她克制住了。

第三种感受时麻,对师染而言,像是嘴里每一寸肉都住了一个小人在掐她。

当三种感受部都出来后,便融合在了一起,同时感受到香、辣、麻,伴随着的还有来自食物原材料本身的风味儿。

这种感受……

师染一时之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辣让卸去了所有抵御的她嘴唇泛红,她本能地舔了舔嘴角,大概又觉得这样不雅观,就只吐出一点小小的舌尖来。

“这是什么啊!”师染捏着脸问。

师染的表现有趣极了,叶抚止不住的笑意,“火锅啊。味道怎么样?”

“还说怎么样呢,奇怪,奇怪得很!”师染一直保持的优雅从容,被一片小小的牛肉打破。她觉得很奇怪,就算自己没有任何抵御,但也不应该被食物弄成这样才对,难道,是叶抚给自己下了毒?

她狐疑地看着叶抚。

叶抚心知肚明,也不解释,故意问:“再尝尝其他的?”

师染勉为其难地笑了笑,“行吧。”她横了心,就算是有毒,也认了,毕竟是叶抚请她吃的。

牛肉、毛肚、鸭肠、郡肝、排骨……

一样接着一样的菜品进了锅,进了碗,进了嘴,进了胃。

麻、辣、鲜、香,不断挑拨着失去抵抗的师染每一根神经,一开始只是辣,吃着吃着,开始发热,发热就止不住流汗,一张脸也被逼得通红,直到红意进了眼睛。她才忍不住,整个人不再矜持束缚,猛吃了起来。

她吃红了眼。

她不理解一点,明明吃着让自己很难受,但是偏偏越吃越想吃,越吃越忍不住,像是中了什么恶趣味的诅咒一样。

事实证明,能在天空翱翔的云兽,胃口是很大的。

师染的胃就像填不满的无底洞。上菜的李四,除了惊讶以外,没有任何情绪。

大抵是师染吃饭的模样好看极了,叶抚吃了一些后,索性停下筷子,一脸笑意,就看着师染吃。师染不是脸皮薄的人,但或多或少也有些尴尬,毕竟这不是在跟人打架,而是跟人一起吃饭。

师染也清楚,自己是永远吃不饱的主,索性把菜品都尝了个遍后,就丢下筷子,不吃了。完了后,她还要表现出一脸无所谓的模样,恢复王的一句,“不错。”

叶抚笑了笑,“下次还来?”

“还来!”师染脱口而出,然后又立马改口,“你请我我就来。”

“那下次我可得多准备些钱了。”叶抚笑着打趣,“你这一顿吃了我平时十顿啊。”

师染正打算说“我可以一直吃下去”,但觉得这未免有些失礼,便一本正经地说,“云兽嘛,要理解理解,不能因为我是女人就觉得我食量不行。”

叶抚笑道:“建议你让你手下来学一手厨艺,到时候专门给你做。原材料嘛,你们不缺,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李老板的小店怕是养不起你。”

师染想了想,觉得可行,“那好,我回去后就让人来。云林库房里的确很多珍奇灵兽,放着也是浪费,不如杀来吃了。再打听打听,什么灵兽的肉好吃,去抓几只来做火锅,感觉很不错。我只知道至圣老头养的鱼好吃,到时候去学宫抓几条也不错。”

叶抚没想到自己一句玩笑话,师染倒真的认真了,还这么豪横,张口就是要抓灵兽来做火锅。

一旁的李四听得心惊肉跳,他虽然不知道这师染到底是谁,但至圣那可是知道得很清楚的,毕竟只有至圣先师能被称作至圣。他止不住震惊地看着师染,居然随意说出抓至圣先师的鱼来吃这种话,到底得是多么大的来头啊。

叶抚眼神示意李四不要奇怪,李四才安下心来。

“吃好了,我们就走吧。”叶抚说。

“好。”师染也爽快,满意地摸了摸肚子,站起来,正打算出去,但想了想,还是对着李四说了句“多谢招待”。

李四不诧异,叶抚反而诧异,他没想到师染居然能这么有礼貌。他印象里,似乎自己帮了师染那么多忙,都没被说一句谢谢。

叶抚摇了摇头,对李四说,“李老板,还是算一下账吧。”

“不用不用。”李四摆手笑道。

叶抚态度坚定,笑着说,“我可不想被李老板养成个白吃的人。”

李四乐呵呵道,“倒不是这个,而是因为,白姑娘刚才已经帮你给了钱了。”

叶抚顿了顿,“白薇在这儿?”

“是啊,在下面等你好久了,还让我不要打扰你们。”李四这个正经的老板,脸上难得浮现起不太正经的表情,一副打算看戏的模样。

叶抚有一个习惯,吃火锅的时候,他会身贯注,不会去留意周围发生的任何事,自然而然没有留意到白薇来了。

“白薇是谁?”师染在一旁好奇问。

“白薇啊,一个看家的宅女而已。”外面忽地就传来明显有些情绪的声音。

火锅房的门开了,两女四目相对。

发酵着火锅味儿的房间里,多了另一种味道。

Tags: